行业关键字
建筑与环境建筑理论资料 → 正文
走进瑞士建筑之一
作者: 克里斯多夫·阿伦斯巴赫 来源: swissworld.org 时间: 2007年9月14日

澳门新葡京网址导航 www.zjtbjc.com 引言:
2002年,瑞士公民在全民公决中赞成加入联合国。而瑞士赠送给联合国的见面礼就是一件当代建筑杰作:一个由瑞士的建筑师及艺术家组成的工作小组,整修了纽约联合国总部大会堂后面的多座休息室。
在瑞士,慧眼识金的业主成就了许多出色的建筑作品。含蓄低调的瑞士,自然不会刻意追求惊世巨作,全球最高或全球造价最昂贵的建筑,矗立在世界上其它地方。瑞士建筑之所以令人赞叹不已,在于它们丰富多彩,令人目不暇接。无论是在群山环抱之中还是富饶平原之上,也无论是在偏远地带还是繁华都市,它们都象一株株奇葩,万紫千红,争奇斗艳。这座小国的一大特色,就是它有四种官方语言和无数种方言。那么精彩纷呈的建筑作品是否正是瑞士文化和语言的多样性的体现?
下面的几篇文章带你了解瑞士及其异彩纷呈的建筑文化。


(1)   瑞士建筑的历史、今日、未来
——1800至2000年间的瑞士建筑
在过去的三十年内,数量可观的瑞士建筑师们赢得了国际声誉。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提契诺学派以其形态清晰、细部精致的设计特征赢得了盛誉。从九十年代开始,瑞士德语区和法语区理性的极简主义风格获得了国际关注。这两股风潮中,当首推提契诺的马里奥?博塔(Mario Botta)和巴塞尔(Basel)的赫尔佐格与德梅?。℉erzog & de Meuron),他们感性的建筑艺术使他们声名鹊起,成为国际建筑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这里是否存在着矛盾呢?瑞士近现代的建筑史中是否存在一种基本恒定的民族风格,尽管瑞士各个地区的文化差异巨大?谨慎地说:确实存在着一些基本不变的元素。瑞士建筑设计在国际建筑行业久富盛名。瑞士建筑打上了工程师和建筑师的设计思想的烙印,尽管它们充满感性美,但它们在本质上都推崇审慎和简约。

1、国际接触

在过去的200年中,瑞士向全世界一再证明,她技术和建筑上创造了杰出的成就。瑞士位于阿尔卑斯山下,国土面积狭小,资源贫瘠,亦无世界政治中心,瑞士人却将这些阻碍因素转化为不断进步的原动力。在19世纪伊始,瑞士所面临的条件却是可想而知的恶劣。当时的瑞士是一个农业国,各个小型城市之间的联系或好或差。日内瓦当时的居民人口总数是两万五千,是当时瑞士最大的城市,与欧洲的大都会(伦敦- 一百万人口,巴黎 - 五十万人口)的差异从人口数字统计上便可见一斑。在政治上,瑞士处于四分五裂和争战不休的状况。经济基础设施严重缺乏,工业落后,民众教育水平低下。许多国民只能选择移民作为唯一的出路。而另一些人却意识到,国际工业革命、法国大革命和美国人的开拓精神,正可以带来社会和科学技术的革新。新兴社会阶层积极寻找突破点,这在建筑风格中也得以充分体现。

至1800年为止,瑞士的建筑主要受到贵族的军官建筑师和简单的营造师的影响。 之后,新一代的建筑人员第一次有机会在法国、德国和英国新开设的建筑高等学校中接受系统的学术教育。他们不仅带回了最新的建筑技术和美学知识,而且和国际建筑界也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新一代的建筑师和工程师对正在摇篮中的瑞士共和国的建筑任务作好了充分的准备。他们中的代表人物如梅切尔?贝力(Melchior Berri)(1801-1854)、基尔劳门-亨利?杜夫(Guillaume-Henri Dufour)(1787-1875)和萨姆尔?法赫(Samuel Vaucher)(1798-1877)的建筑成就,在国际建筑界毫不逊色。日内瓦的法赫在马赛达到了他建筑造诣的顶峰,正如此前的博罗米尼(Borromini)在巴洛克时代的罗马名扬四海,特莱兹尼(Trezzini)们和其他的提契诺建筑设计师因在俄国沙皇18世纪的圣彼得堡建筑工程中取得杰出成绩而名留青史。

最杰出的成就,是在和欧洲各大中心的建筑趋势进行交流和受到移居瑞士的建筑泰斗的影响后产生的。1855年在新落成的苏黎世联邦工业大学,一些被德国驱逐出境的科技专家,如建筑设计师哥特弗里德?森帕(Gottfried Semper)(1803-1879)和建筑静力学家卡尔?库曼(Karl Culmann)(1821-1881)被任命为教授。50年以后,卡尔?莫泽尔(Karl Moser)(1860-1936),当时瑞士建筑艺术的杰出代表,以其位于卡尔斯鲁厄(Karlsruhe)的建筑事务所为中心,发起了世界性的建筑革新运动。此次革新的结果是成立了瑞士建筑设计师协会 BSA(1908)和瑞士工业设计协会(1913) 。 一代人之后,卡尔?莫泽尔当时已是苏黎世极富盛名的建筑设计教授,现代建筑流派后来的先锋们受到了荷兰和德国建筑业发展趋向的重要启示。

瑞士的建筑设计师对国际现代建筑流派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勒?科比西尔(Le Corbusier) (1887-1965)远离他故乡拉绍德封(La Chaux-de-Fonds)的狭隘保守,来到巴黎发挥其才能,成为20世纪最伟大的建筑设计师和理论家之一。他在日内瓦国际联盟大厦(1927)建筑方案竞赛中的设计,对现代主义作出了提纲挈领的贡献,但他的设计理念与汉纳斯?麦耶(Hannes Meyer)(1889-1954)及汉斯?威特沃(Hans Wittwer)(1894-1952)一样引发了激烈的争议。但是这场争辩却直接促成了在沃州的拉萨拉兹(La Sarraz)古堡成立了国际现代建筑协会CIAM(1928)。西格弗里德?吉德昂(Siegfried Giedion)(1888-1968)和阿尔贝托?萨托里斯(lberto Sartoris)(1901-1998)是最富影响力的现代主义的倡导者。同样有重要意义的是出版了"ABC杂志"(由荷兰建筑家马特?斯塔玛Mart Stam和俄国建筑家埃?利斯兹基El Lissitzky主编);汉纳斯?麦耶在德绍(Dessau)的建筑设计学院(包豪斯Bauhaus)担任校长时贯彻的理念和他的论著,以及汉斯?施密特(Hans Schmidt)(1893-1972)在俄国创建的城市建筑设计概念,也对现代主义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1930年代瑞士闭关自守与日俱增,与国际社会的联系陷于中断的境地,瑞士建筑业的发展也深受其害。在1939年瑞士国家博览会上显现了一种庸俗和狭隘的地区主义,这种趋势持续了很长时间。作家马克斯?弗里施(Max Frisch)(1911-1991), 本身也是建筑师,在1953年对瑞士和瑞士的建筑设计师作了辛辣的讥讽:"任何极端主义是连想都不能想的,更不用说去做了"。

2、工程师和技术人员

工程师由于他们在道路、桥梁和机械制造中的杰出贡献,而成为19世纪的真正的明星?;兔?亨利?杜夫是其中的典范,他作为瑞士第一个将军而闻名四海,同时也是一个在多个领域都很有造诣的工程师,曾在巴黎受过系统教育。他于1823年在日内瓦修建了世界上第一架悬索桥,随后不久,法国的马克?西古因(Marc Seguin) (1786-1875)在弗利堡(Freiburg)将其技术发挥到了极致。苏黎世联邦工业大学大力推动新一代工程师的培养,并取得了辉煌成功??饴难?库希林(Maurice K?chlin)(1856-1936)从导师那里受益匪浅,他将学习到的用于金属设计的"图形统计学"的原理运用到巴黎埃菲尔铁塔的建造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钢筋混凝土建筑在瑞士发展之迅捷是任何其它国家都不能与其相提并论的,巨大的成就首先要归功于静力学家威廉?里特尔(Wilhelm Ritter)(1847-1906)、企业家艾德蒙德?祖别林(Edmund Züblin)等,以及罗伯特?马亚尔(Robert Maillart)(1872-1940),马亚尔在 无梁屋盖和桥梁建造方面功不可没。奥特玛?哈?阿曼(Othmar H. Ammann)(1879-1965)移居到了美国之后建造了举世闻名的悬索桥。

3、极简主义和设计理念

工程师们高度理性化的设计理念对瑞士建筑风格影响深远。简单和纯粹明晰的建筑概念是各个时代的恒定元素。极简主义和简约作风得以在文化差异很大的瑞士的各个地区蓬勃发展,重要的因素在于它和当地民众崇尚简约的品性相符,豪华绚丽和矫柔造作的浮华之风被瑞士人所摈弃。 每个建筑艺术家也是营造师,他在施工过程中要关注设计的持久性、手工质量的坚固性以及细节设计的周密和谨慎。

1830年代瑞士联邦共和国的国家建筑诠释了理性化、无多余装饰的理念,其风格和文艺复兴早期的"市民阶级"的弗洛伦萨之风一脉相承。瑞士联邦建造的第一座建筑,今天是联邦大厦西楼,它成为这一简约特征的代表。这种结构和形状上的极度严谨和洗炼,造就了一大批建筑作品,却一再引起了同样强烈的争议。勒?科比西尔的理性建筑本身一度成了传统建筑圈的仇视目标。汉斯?施密特曾非??湔湃匆徽爰匦吹溃?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功能与经济相结合的产物。"

在文化贫瘠和经济困难的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建筑先驱们又重新倡导极简主义,预示着新时代的来临。新期刊"建筑 + 居住"明确代表了这种简单清晰的设计理念。以马克斯?比尔(Max Bill)(1908-1994)为中心的团体推动极简主义的发展,他是设计、绘图、艺术和建筑设计等诸多方面的天才。在洛桑举办的1964年博览会,不仅成了展示瑞士技术成就的盛会,而且也是极简主义造型设计和艺术的大观园。新一代建筑家从老一代巨匠弗莱特(Wright), 勒?科比西尔和米斯?冯?德罗(Mies van der Rohe)的精神中汲取灵感,创造出一种独特和实用的现代建筑设计形式。极简主义的理念并未阻止瑞士建筑师们与国际潮流齐头并进,在一个开放的、富有动感的空间赋予造型以立体形象感。由第五工作室(Atelier 5)设计的著名的伯尔尼近郊哈勒(Halen)住宅区,将理性化和富于表现性的建筑形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只有极少数建筑师能够用表现力丰富的立体形式来进行"出位"的设计 ,其中尤其突出的是瓦尔特?马?福德勒(Walter M. F?rderer)的水泥教堂。

4、冷静谨慎的建筑氛围

在全世界风靡一时的鲜明的表现主义和19世纪末的新巴洛克大型建筑设计风潮、二十世纪80年代的 后现代主义和新兴的解构表现主义,在瑞士被谨慎地接受和有节制地运用。马里奥?博塔作为"巴洛克"风格建筑师,他的建筑和空间装饰富丽,惯于运用各种手法营造气氛。 但和提契诺学派的任何一位同仁一样,他对古典几何基本原理进行了全新的诠释,它的建筑构形是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的。象提契诺学派建筑师一样,瑞士德语区建筑师在二十世纪70年代孜孜不倦地汲取了意大利建筑大师阿尔多?罗西(Aldo Rossi) 关于建筑构形和城市地带的理念。而新古典主义和瑞士人的民族特质格格不入,所以未被接收。他们已研究了这个国家的近代建筑传统。迪纳和迪纳建筑设计事务所(Diener + Diener)的建筑代表了一种新极简主义的开端:从早期工业建筑清晰简洁的构形和现代主义的精神中获取灵感。沃州(Waadtland)的伯纳德?屈米(Bernard Tschumi), 解构主义的代表人之一,在巴黎拉维埃特公园(Parc de la Villette)的设计上,其实也是以类似的方式将先辈们的设计传统发扬光大。

瑞士人的简洁严谨的风格引起了国际建筑界的广泛回响,尤其是在 仿古拼凑的过度泛滥之后,这种朴素无华的风格就像盛夏的雷雨,给浮躁的尘世带来了一片清凉。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布克哈特 + 苏米(Burkhalter + Sumi)、吉贡 + 古耶(Gigon + Guyer)、摩尔热 + 德格罗(Morger + Degelo)以及其他许多优秀的建筑师将简约风格发挥到了极致。他们的建筑设计成果属于新现代主义革新争鸣中的珍品。对于随之而来的对瑞士建筑风格的嘲讽 "瑞士盒子",他们以不同的方式作出了回应:他们将看似平淡无奇的材料赋予其感性的内涵,将实体形状和空间的构型赋予丰富的暗示和联想。

双双荣膺 普里策奖(Pritzker-Preis)的著名设计师赫尔佐格和德梅隆,作为充满激情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他们对表面和几何形体的设计,是否和瑞士的传统精神背道而驰?他们推崇精确的细部设计,用令人惊异的形式来取得疏离效果,他们的风格是否是一种特立独行?实际上并非如此。这两位巴塞尔的建筑大师一贯坚持用尽可能少和节制的方式来取得所需的效果。他们的理念基础源于极简主义,但是是一种重新诠释的极简主义,他们的设计与标准偏离,而这种偏离恰是他们设计中的关键性元素。

(责任编辑: wishes
网友评论
English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联系热线 | 合作伙伴 | 艺术顾问 | 订阅 | 手机版
版权所有 © 2004-2018 视觉同盟(www.zjtbjc.com)
Copyright © 2004-2018 www.zjtbjc.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5192号
视觉同盟旗下子站:品牌专区 | 中国创意设计人才网 | 视觉同盟社区 | 澳门新葡京网址导航 | 英文版